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新聞類>>紅色頭條>>正文
特稿:永遠的黃橋決戰精神——訪新四軍黃橋戰役紀念館(組圖)
2019-07-01 09:56:17
作者:江山、徐敏峰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航拍:新四軍黃橋戰役紀念館外景。(中紅網徐敏峰攝)

航拍:新四軍黃橋戰役紀念館外景。(中紅網徐敏峰攝)

紀念館照片:新四軍部分領導人合影(自左至右):陳毅、項英、袁國平、李一氓、朱克清、栗裕、葉挺。(中紅網紅色圖庫)

紀念館繪畫:陳毅三進泰安耐心地做中間派的工作。(中紅網江山攝)

紀念館繪畫:陳毅(右)和曾任江蘇省省長的民國元老韓國鈞交談。(中紅網徐敏峰攝)

紀念館場景復原:劉少奇(左二)和陳毅(左一)、栗裕(右二)、黃克誠(右一)與支持新四軍的辛亥革命元老朱履先(右三)交談。(中紅網江山攝)

黃橋決戰前,陳毅、管文尉(第一排站立者中間),與新四軍指戰員合影。(中紅網紅色圖庫)

黃橋決戰前,新四軍召開動員大會。(中紅網紅色圖庫)

新四軍女兵合影:左一為陳毅夫人張茜,右一為栗裕夫人楚青。(中紅網紅色圖庫)

英勇的新四軍指戰員在黃橋決戰中奮勇殺敵。(中紅網徐敏峰攝)

英勇的新四軍指戰員在黃橋決戰中奮勇殺敵。(中紅網徐敏峰攝)

壯烈犧牲的新四軍第二縱隊第九團團長徐緒奎烈士,他是新四軍在黃橋戰役中犧牲的唯一一位團級干部。(中紅網紅色圖庫)

    中紅網江蘇泰州2019年7月1日電(江山、徐敏峰)

    黃橋決戰是中國人民革命戰爭史上以少勝多、以弱勝強的一個光輝范例。在此次決戰中形成的具有鮮明的時代風貌和特色的“黃橋決戰精神”,不僅為蘇北抗日民主根據地的建立提供了強大的思想保證和精神動力,而且在70多年后的今天,我們認真研究和總結黃橋決戰的歷史經驗,繼承和弘揚“黃橋決戰精神”,對促進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事業,仍然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和深遠的歷史意義。

    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8周年之際,筆者來到江蘇泰州的泰興市黃橋鎮,尋訪革命遺跡,感受黃橋決戰精神。我們欣喜地看到,黃橋決戰事跡在到處傳頌,黃橋決戰精神在深入弘揚。

    一、永難磨滅的黃橋統戰工作

    “這是一場兩軍配合、三面行動、以蘇北為突擊方向、創建華中抗日根據地的偉大斗爭。”位于該鎮的新四軍黃橋戰役紀念館館長周希洪,向筆者詳細介紹了黃橋戰役的來龍去脈。

    全國抗戰開始后,南方八省的紅軍游擊隊改編為國民革命軍陸軍新編第四軍(簡稱新四軍),開赴抗日前線,戰斗在大江南北。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新四軍經過一年多的英勇抗戰,初步實現了在華中的戰略展開,創建了包括蘇南、皖南、皖中和豫東地區的華中抗日根據地。

    1938年10月,中共擴大的六屆六中全會在延安橋兒溝召開,會議在總結抗戰經驗和教訓的基礎上,提出“鞏固華北,發展華中、華南”的戰略方針,作出了成立中共中央中原局和南方局的決定,劉少奇任中原局書記、周恩來任南方局書記。

    1939年,國民黨的五屆五中全會和六中全會,相繼確定了“溶共”、“防共”、“限共”和以軍事進攻為主、政治反共為輔的反共方針。

    抗日戰爭進入相持階段,日軍正面戰場的進攻受挫,遂對國民黨采取勸降誘降政策,重點打擊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武裝。在日本侵略者的策劃導演下,蓄謀已久的國民黨副總裁、親日派首領汪精衛叛國投敵,1940年3月在南京成立了偽國民政府,一場“和平反共建國”的鬧劇粉墨登場,江蘇成為日偽殖民統治的心臟地帶。

    1939年2月23日至3月14日,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兼南方局書記周恩來親臨皖南新四軍軍部,傳達中共擴大的六屆六中全會精神,并商定了新四軍“向南鞏固、向東作戰、向北發展”的發展方針。

    1939年9月15日,中共中央中原局書記劉少奇從延安出發,再次南下華中。他一路調查研究,并實地考察了河南竹溝、豫皖蘇邊區的情況,12月上旬抵達皖東新四軍江北指揮部。隨后,劉少奇先后三次召開中原局會議,研究和部署加快發展華中的大政方針:挺進蘇北、東進黃橋。

    1940年7月,陳毅同志率領新四軍江南指揮部主力北渡長江挺進蘇中,到達黃橋,即以黃橋為中心創建抗日根據地,在丁家花園成立了通如靖泰臨時行政委員會,建立各縣抗日民主政府,開展“二五”減租改善群眾生活,團結進步士紳共同抗日,攻打日偽據點,一場轟轟烈烈的抗日救亡運動在黃橋蓬勃興起。

    蘇北東瀕黃海,南臨長江,北接山東,西鄰運河,與上海、南京隔江相望,盛產糧食、棉花和海鹽,是溝通華北八路軍和華中新四軍的重要樞紐。1938年5月徐州會戰后蘇北淪陷,但是,日軍并未全面占領蘇北。在興化、東臺一帶,駐扎著國民黨江蘇省主席兼魯蘇戰區副總司令韓德勤部;在泰州一帶,駐扎著蘇北最大的地方實力派李明揚、李長江部;在曲塘一帶,駐扎著稅警總團陳泰運部。所以,在蘇北的軍事力量中,日軍第一、韓德勤第二、兩李第三、新四軍是名副其實的“老四”。

    最早在蘇北沿江地區活動的中共組織有兩個:一個是由中共江蘇省委建立的江北特委,在南通地區開展活動;另一個是由中共蘇皖區委建立中共蘇北特委,在揚泰地區開展活動。

    早在1939年春,陳毅就派新四軍挺進縱隊管文蔚部控制了長江中的揚中島,搭起跨越長江天險的“跳板”。同年10月,葉飛率領的江南抗日義勇軍從蘇南東路地區撤到揚中島。11月,葉、管兩部合編,沿用新四軍挺進縱隊的番號,渡江向北發展。
與此同時,陶勇率領新四軍第四團團部及第二營以蘇皖支隊的番號渡江北上,向運河以西的天長、儀征地區發展。

    為了加強發展華中的力量,根據劉少奇的建議,中央軍委緊急調派八路軍主力12000人南下增援新四軍,這在很大程度上改變了新四軍與國民黨頑固派在蘇北的力量對比。

    1940年5月17日,駐揚州、泰興日軍及偽軍約1000余人,對新四軍挺進縱隊在江北的“橋頭堡”吳家橋地區發起大“掃蕩”,新四軍挺進縱隊在粉碎了日偽軍的大“掃蕩”后,經兩李同意,轉移到郭村一帶休整。

    1940年6月28日,在韓德勤的唆使下,李長江糾集13個團、1萬余兵力進攻郭村。新四軍挺進縱隊在蘇皖支隊的增援下,加上兩李部隊中的中共地下黨員陳玉生、王澄、姚力率部起義,從而轉守為攻,贏得了郭村保衛戰的勝利。戰后,陳毅堅持執行“擊敵、聯李、孤韓”的方針,與兩李重修舊好,挫敗了韓德勤聯李反共的陰謀。

    1940年7月,粟裕率新四軍江南指揮部機關及第二團、新六團、江抗二團等部渡江北上,與挺進縱隊、蘇皖支隊匯合。7月下旬在江都塘頭進行整編,新四軍江南指揮部改稱為新四軍蘇北指揮部,下轄3個縱隊。

    1940年7月25日,新四軍蘇北指揮部在兩李協助下,東進黃橋,創建新的抗日陣地。

    新四軍進駐黃橋后,立即開始了創建黃橋大根據地的工作。首先成立中共蘇北區委,實現了黨的統一領導;同時成立通如靖泰臨時行政委員會,公開了抗日民主政權。

    新四軍蘇北指揮部的軍醫處是以女同志為主的部門。她們同男同志一樣沖鋒陷陣,救死扶傷,為黃橋戰役勝利作出了重要貢獻,不愧為新四軍的巾幗英雄。

    新四軍始終把斗爭矛頭對準日本侵略軍。進駐黃橋不久,新四軍主力部隊就南下攻克了靖江東北的孤山、西來鎮、老頭莊等日偽軍據點,并粉碎了日偽軍的多次報復性“掃蕩”。

    8月21日,韓德勤在東臺主持召開高級軍事會議,制定了一個“先南后北”的 “剿共”計劃:首先集中主力南下消滅或驅逐新四軍陳毅部,再移師北上殲滅八路軍黃克誠部。營溪反擊戰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的。

    姜堰是蘇北重要的水陸碼頭、糧鹽集散地。韓德勤在營溪戰斗失敗后,下令駐扎在姜堰的保九旅張少華部對新四軍實行經濟封鎖,斷絕糧源。為了解除軍需民食之憂,新四軍蘇北指揮部決定攻打姜堰。

    在影視舞臺和網絡媒體上,“陳毅三進泰州城”是一個膾炙人口的故事。在這里,我們看到的是陳毅三進泰州城的真實歷史。

    在中國共產黨第七次代表大會上,陳毅是這樣談及“一進泰州”的:我第一次見李明揚,李不見。李長江出來見面,坐在內花廳里,談得不合口味,不融洽,敷衍地談了一套。外面副官進來說:“報告總指揮,新四軍客人是什么階銜,以什么資格招待?”我坐在那里,李長江說:“他是支隊司令、是團長”,后來就叫副官“帶陳支隊長到館子去吃餐飯,洗個澡”,根本什么也沒有談。本來我想去游說一番,結果乘興而來,敗興而返。

    1939年9月中旬,兩李寫信給陳毅,請新四軍協助將國民黨第三戰區撥給的一批彈藥從宜興山區運回泰州,陳毅爽快地答應下來,順利地運回了彈藥。11月,陳毅再次來到泰州。李明揚為了表示感謝,特意帶著軍樂隊和軍官出城迎接。他不僅盛宴招待,還召開了一個歡迎大會。會場上貼著一幅大標語,上面寫道:“歡迎四將軍!”原來,兩李把新四軍比作《三國演義》上能攻善守的趙子龍。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李明揚在致歡迎詞時說:“國民黨現在已經壞透了,將來能救中國的只能是共產黨新四軍。下面,請陳司令給我們講講共產主義。”

    1940年春,新四軍第五支隊在洪澤湖西收繳了兩李部屬第十三縱隊盛子瑾部2000多人槍,引起兩李強烈不滿,韓德勤趁機挑撥。陳毅即派代表攜親筆信趕赴泰州,勸告兩李不要受韓挑撥。隨后,陳毅三進泰州,化解誤會,使兩李明辨是非,信守諾言。這樣,當國民黨頑固派李品仙、韓德勤大舉進攻皖東新四軍時,新四軍挺進縱隊主力才能馳援皖東,而新四軍在蘇北的“橋頭堡”也安然無恙。

    黃橋決戰勝利后,毛澤東向全軍轉發了陳毅關于統戰工作給黨中央的報告。毛澤東寫道:“中央及軍委完全同意陳毅同志的統戰方針及統戰工作。為使各部隊團以上干部深切研究統戰策略,破除其狹隘而不開展,顧小利而忘大利,逞英雄而少辦法的觀點,特將陳毅報告轉告你們,作具體教育材料。”

    讓我們來看看,陳毅是怎樣以真誠謙恭的態度做好韓國鈞和朱履先等上層人士統戰工作的。民國元老韓國鈞曾兩任江蘇省長,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開明士紳。1940年春,陳毅得知韓國鈞的情況后,主動寫信問候、聯絡。韓國鈞接信后,回贈了一副對聯作為應酬:

    “著述六家胸有甲,立功萬里膽包身。”

    陳毅隨即回贈了一聯:

    “杖國抗敵,古之遺直;鄉居問政,華夏有人。”

    此后,兩人雖未謀面,而信函往來卻不斷。當韓國鈞得知韓德勤決意攻打黃橋后,立即派人向陳毅報信,并手書一聯相贈:

    “天心已厭玄黃血,世事難評黑白棋。”

    表達自己對調停失敗的無奈心情。

    可是,僅僅10天之后,陳毅就率新四軍蘇北指揮部移駐海安,兩位詩友終于相見了。韓國鈞拿出早已書就的條幅相贈:

    “暴雨襲神州,哀鴻遍野;剛峰鎮巨浪,砥柱中流。”

    表達對新四軍的祝賀和期許。

    而陳毅也隨即回贈七絕一首:

    “山河破碎思前事,抗日合作看精誠,
     丈夫一怒安天下,橫馬越刀取東瀛。”

    韓國鈞對陳毅的儒將風度和才學贊許有加,逢人便說:“陳將軍有管仲樂毅之才,共產黨如有十個八個陳將軍,何愁不得天下!”

    朱履先號稱“黃橋鎮第一名流”,早年留學日本。1940年3月,汪偽國民政府成立后,多次拉攏他參加“和運工作”,朱履先怒斥來人道:“亡國在即,豈可為虎作倀!”

    陳毅得知后十分贊許,一到黃橋鎮就親自登門拜訪,并再三交代同行的管文蔚等人“一定要謙恭,執晚輩之禮!”陳毅還讓管文蔚給朱履先送去了毛澤東的《論持久戰》。

    終于有一天,朱履先對管文蔚吐露了心聲:“我看清楚了,將來得天下者,必共產黨也!為了抗日,百死不辭。只要貴黨用得著老朽,我一定竭盡全力而為之!”

    在他的帶動下,黃橋鎮工商界人士一次就向新四軍捐款6萬元大洋。朱履先的態度極大地影響了三泰地區的中上層人士,他們由懷疑觀望轉變為贊同擁護共產黨和新四軍。

    在陳毅手下,還有兩位身穿國民黨軍將官服的統戰人士,他們便是國民黨戰地黨政委員會中將設計委員黃逸峰和少將指導員季方。作為革命者,他們曾流亡海外。抗戰爆發后,他們回到蘇北老家投身抗日。面對韓德勤消極抗日、積極反共的行徑,他們主動尋求共產黨和新四軍的領導,在蘇北統戰工作中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說起“黃埔生”,誰人不知曉!他們是國民黨軍的骨干力量。陳泰運的稅警總團也不例外,連以上干部都是黃埔生。當年,在共產黨內流行著一個“原則”,即:凡國民黨軍中的黃埔生均為頑固派,只能斗爭,不能團結。而陳毅卻敢于破除陳規。當他了解到陳泰運雖是黃埔一期生,但與韓德勤矛盾很深,還被韓德勤軟禁過,后來在黃逸峰的幫助下才逃出虎口。同時,稅警總團班長以上都有家眷,不愿打仗。于是,陳毅把團結爭取陳泰運的任務交給了黃逸峰。黃逸峰不辱使命,及時化解了稅警總團與新四軍之間的矛盾。大戰在即,黃逸峰乘坐摩托車趕到曲塘前線,向陳泰運轉交了陳毅的親筆信,使這支以黃埔生為骨干的部隊在黃橋決戰中保持了中立。

    1938年5月,從海外歸來的季方在上海秘密加入了共產黨,后因人事變化,與黨組織失去了聯系。1940年春,季方先后擔任了兩李的參謀長和韓德勤的總參議。姜堰戰斗后,韓德勤以黃逸峰“通共”為名,要逮捕他,黃逸峰只得避走泰州。季方經韓國鈞的舉薦,成為國共雙方的調停人。他來往于興化、海安、泰州和姜堰之間,以自己的特殊身份為停息內爭、團結抗日而奔波。姜堰軍民代表會議期間,季方毛遂自薦地找到陳毅,把韓德勤的“剿共”計劃和部署如實相告,并介紹了自己在上海秘密入黨的情況。陳毅緊緊握住他的手說:“太好了,有了季將軍,團結抗日又多了一座橋梁!”

    1940年9月27日,蘇北軍民代表會議在姜堰召開。面對紳商代表擔心新四軍不肯讓步的顧慮,陳毅當場宣布,為顧全大局,團結抗日,新四軍同意讓出姜堰。而韓德勤卻得寸進尺,來電要挾:“新四軍應即退出姜堰,經黃橋開回江南。”消息傳來,社會各界齊聲譴責韓德勤不守信義,為新四軍鳴不平。3天之后,新四軍履行諾言,撤出姜堰,交由兩李部隊接防。新四軍雖然讓出了姜堰,卻贏得了民心。

    二、永載史冊的黃橋決戰

    但是,國民黨頑固派韓德勤一心要消滅或驅逐新四軍,當年9月調集兵力3萬余人進攻黃橋。新四軍蘇北指揮部在陳毅、粟裕的率領下,決心打一場自衛戰爭。

    韓德勤把新四軍主動撤出姜堰視為軟弱可欺,親自指揮26個團共3萬余兵力,南下黃橋與新四軍決戰。是時,新四軍僅7000余人,其中戰斗人員5000余人。陳毅、粟裕以革命英雄主義氣概,在八路軍南下部隊的戰略配合下,獨立部署自衛反擊。他們精心制訂了“以黃橋為軸心,誘敵深入,斷其后路,在運動中各個殲滅”的作戰方針。同時,廣泛發動群眾支前參戰,繼續做好兩李和陳泰運等人的統戰工作。最終,黃橋戰役呈現出“一個戰場、四種力量、兩方對陣、兩方觀戰”的戰爭奇觀。

    大戰即將來臨,坐鎮嚴徐莊掌握全局的陳毅做了一件讓人意想不到的事情。陳毅是個愛書如命的儒將,又是個寫詩作賦的高手,從井岡山到茅山,他收集了不少書籍,創作了許多詩稿,平時裝在一副公文箱挑子里,人到哪里挑子到哪里,從來不分離。這一次,陳毅卻把公文箱“打埋伏”到駐地嚴博士家的古書堆里。戰斗的結局誰能預料!他已經做了最壞的打算:萬一黃橋保衛戰失利,就去打游擊!

    10月3日,頑軍兵分幾路向黃橋撲來。新四軍第二縱隊在營溪、古溪、加力一線打響前哨戰。4日清晨,頑軍第三十三師向黃橋東門發起猛烈進攻,新四軍第三縱隊機動部署,實行重點防御,戰至下午2時,連續擊退頑軍7次沖鋒。正當黃橋東門鏖戰之際,翁達的獨立第六旅從高橋出動,以一字長蛇陣向黃橋北門推進。當該旅完全進入新四軍的伏擊圈后,新四軍第一縱隊適時出擊,將其攔腰截成幾段,先殲指揮機關,再用“黃鼠狼吃蛇”的辦法,將其各個圍殲。

    10月4日下午,李守維率第三四九旅在野屋基村構筑防守工事。新四軍第二縱隊連夜穿插到分界,截斷頑軍歸路,與第一縱隊配合將頑軍第三四九旅和第三十三師分割包圍,殲第三十三師主力于小二房莊。新四軍第三縱隊一部也從黃橋出擊,配合第二縱隊聚殲第三十三師,活捉該師師長。

    10月5日,新四軍三個縱隊合力發起總攻。經一夜激戰,至6日清晨,殲滅頑軍第八十九軍軍部。頑軍第三四九旅拼死頑抗,經過多次白刃格斗,大部被殲,殘部紛紛繳械投降。軍長李守維在騎馬逃跑時失足落水,淹死在挖尺溝中。

    10月4日,當黃橋決戰打響后,八路軍第五縱隊遵照中原局的電令,奮力東進南下,迅速突破頑軍設在鹽河、廢黃河的防線,連克佃湖、東溝、益林、阜寧、東坎、湖垛等城鎮,直下鹽城,從戰略上造成對頑軍南北夾擊之勢。韓德勤見大勢已去,慌忙收攏殘部,向興化撤退。各保安旅團也向海安方向撤逃。新四軍各部不怕疲勞,奮勇追擊,席卷海安、東臺。10月10日,北上的新四軍第二縱隊與南下的八路軍第五縱隊在大豐境內的白駒鎮獅子口勝利會師,共同完成發展華中、開辟蘇北的戰略任務。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特稿:人民海軍從這里起航——走進江蘇泰州白馬鎮(組圖)
·下一篇:無
·特稿:永遠的黃橋決戰精神——訪新四軍黃橋戰役紀念館(組圖)
·特稿:黃建國在建黨之日策劃書法家書寫多幅書法作品頌黨恩(組圖)
·特稿:王德泰軍長機智抓獲日偽密探(圖)
·特稿:抗日山烈士陵園接受捐贈抗戰時期公文包(組圖)
·特稿:金果坪鄉舉辦“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 講好金果故事”演講比賽(圖)
·特稿:王德泰將軍創建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二軍(圖)
·特稿:東海縣殘聯:開展“攜手奮進新時代,不忘革命老黨員”走訪慰問活動(圖)
·特稿:東海縣殘聯:開展“不忘初心跟黨走,牢記使命爭先鋒”主題教育活動(圖)
·特稿:陳志宏先生書畫展在上海政法學院隆重開幕(組圖)
·特稿:祖國母親(外一首)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特稿:永遠的黃橋決戰精神——訪新四軍黃橋戰役紀念
永遠的黃橋決戰精神——訪新四軍黃橋戰役紀念館(組
江山、徐敏峰:永遠的黃橋決戰精神——訪新四軍黃橋
特稿:永遠的黃橋決戰精神——訪新四軍黃橋戰役紀念
紅筆桿:黃建國在建黨之日策劃書法家書寫多幅書法作
特稿:黃建國在建黨之日策劃書法家書寫多幅書法作品
王德泰軍長機智抓獲日偽密探(圖)
安學斌:王德泰軍長機智抓獲日偽密探(圖)
特稿:王德泰軍長機智抓獲日偽密探(圖)
1988年阮文炳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功勛榮譽章證書(圖)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懷念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招财熊猫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