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視頻 | 紅色博覽 | 紅色網群 | 作者專欄 | 英模事跡 | 權威發布 | 領袖故事 | 史海秘聞 | 領袖故事 | 紅色戀情
紅色聯播 | 紅色書信 | 紅色演講 | 紅色景區 | 紅色詩詞 | 紅色歌謠 | 紅色鏡頭 | 紅色游記 | 紅色書畫 | 紅色訪談
紅色收藏 | 紅色格言 | 綠色景區 | 紅色精神 | 導游詞集 | 英模瞬間 | 特稿精選 | 紅色歌舞 | 紅色環球 | 紅色題詞
景區地圖 | 紅色日歷 | 紅色圖庫 | 紅色文化 | 紅色課堂 | 精神大觀 | 長篇連載 | 紅色人物 | 紅色文物 | 紅色頭條
  當前位置:新聞類>>紅色聯播>>正文
特稿:緬懷紅色女特工何妨,永做革命的一木一石(組圖)
2019-06-25 10:27:31
作者:錢均鵬
瀏覽次數:
【字號 打印 投稿 糾錯 【收藏】 論壇
分享到:0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站在新時代傾聽共和國花開的聲音,回首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波瀾壯闊的奮斗歷程,想起魯迅先生曾說過這樣一句話:“太偉大的運動,我們會無力表現。不過這也無需悲觀,我們即使不能表現他的全盤,我們可以表現他的一角。巨大的建筑總是由一木一石疊起來的。我們何妨不做這一木一石呢?!”

    中國革命的成功和人民共和國的基石,離不開很多默默無聞的革命先輩一木一石累積起來。很巧的是,有一位紅色女特工就叫“何妨”的同志,她的革命人生就是“何妨做做這一木一石”的真實寫照。

    14歲參加革命的小女孩

紅色特工何妨同志(1923.5.23-2009.6.25)遺像,享年87歲

    何妨同志原名何送金,福建省福清縣人,越南歸僑,1923年5月18日出生,1937年初,參加我黨領導的“廈門兒童救亡劇團”,從1942年起從事黨的情報工作十余年。2005年獲得由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頒發的“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60周年紀念章”。2009年6月25日去世,今年恰好是何妨同志去世十周年。

    九十年前,也就是1929年,年僅6歲的何妨同志隨父母逃荒到廈門,靠父親拉黃包車、母親到大財主家當傭人維持一家人的生計。在當時“五口通商”燈紅酒綠的廈門,公園、體育場館、影劇院等公共場所的大門口都懸掛著“華人與狗不準入內”的牌子,小小的何妨同志想不通為什么在中國的土地上卻不準中國人自由進出?尤其是看到洋鬼子坐父親拉的黃包車不僅不給錢還常常打罵父親,她幼小的心里慢慢憎恨起外國列強和財主惡霸,開始種下了“反抗”和“斗爭”的種子。

    1935年,因能歌善舞,何妨同志開始參加中共廈門工委領導的外圍社團——鴿翼劇社,初步接觸到張兆漢等共產黨人,慢慢知曉了一些革命道理,初步走上革命道路。1937年金門淪陷,她毅然參加由中共廈門工委領導的廈門青年戰時服務團的第九工作隊(“第九工作隊”對外稱為“廈門兒童救亡劇團”,簡稱“廈兒團”),擔任主要演員之一,隨團宣傳抗日、募捐義演。

    在鄧穎超媽媽的懷抱中

1938年廣州,中共南分局婦女委員會書記鄧穎超接見廈兒團,鄧穎超抱著的就是何妨

    1938年在廣州,中共中央南方局婦女委員會書記鄧穎超同志接見了即將赴南洋一帶為中國抗日將士募捐的“廈兒團”的全體孩子們和帶隊老師,鼓勵他們為中國的抗日戰爭做貢獻,鄧穎超同志稱贊說:“你們小小年紀,就這么熱心愛國,真是我們的國寶”。合影留念時,鄧穎超同志懷抱的正好是何妨同志。

    在“廈兒團”黨支部書記張兆漢和黨員隊長陳輕絮、領隊林云濤等同志的悉心培養下,不少團員都積極要求加入中國共產黨,當時就有林平風同志、沈永時同志、許岱君同志等團員被批準入黨。何妨同志因年齡才14歲未獲得批準。但“廈兒團”黨支部決定對何妨同志“按照黨員來使用”。

    為了給中國的抗日將士募捐,“廈兒團”先后到了香港、柬埔寨、越南等地區和國家,這批平均年齡才15歲的孩子們,上演了百場演出,深得華僑的支持,募捐到港幣15000元、越幣150000元和5大卡車的藥品、衣物、棉被等等。

    1939年,因為中國抗日將士急需藥品,“廈兒團”聽從黨的指示改變了募捐巡演計劃提前回國。因為為中國的抗日將士做了實實在在的貢獻,“廈兒團”的領隊老師和全體團員受到中共中央南方局的表彰。

    嚴守紀律的紅色女特工

何妨同志在復旦大學先修班結業照,攝于1942年

    1940年何妨被“廈兒團”黨支部送到復旦大學讀“先修班”。畢業后,由于“皖南事變”的緣故,“廈兒團”被迫解散。

何妨同志于1942年參加“陳昌特工組”,于1945年與陳昌結婚,鑒于紀律不許拍婚紗照。此合影是為了陳昌何妨二老合葬墓碑而PS的婚紗照

    1942年在廣西桂林,18歲的何妨同志參加了“陳昌特工組”,成為中共諜報戰線的一名新兵。1945年她與陳昌同志結為革命伴侶。此后,她作為陳昌的夫人和助手,跟隨陳昌同志戰斗在祖國的大江南北,潛伏在敵人的心臟,以“太太”“夫人”“老板娘”“老師”等多種身份,默默地為黨奉獻著青春年華。

    陳昌同志是個黨性很強的共產黨員(1926年參加北伐戰爭、1927年參加南昌起義后入黨、1931年參加中央特科),他要求何妨同志:“需要你知道的,我會和你說;不需要你知道的,你不必多問。這是黨的地下工作紀律。也只有這樣,我們才能保守黨的機密。”為了保守黨的機密,何妨同志斷絕了所有的親情,隱姓埋名地為黨工作,她的父母、妹妹都不知道她在干什么。即使被親人、甚至“廈兒團”的老戰友誤解為貪圖享樂、背叛革命等,她都從未表明身份。解放后,她也對自己的特工經歷守口如瓶,家人問起,她也什么都不說。

    何妨同志始終牢記陳昌同志說過的話:“干我們這一行,不當叛徒,堅定地活下去靠什么?依我的經驗,當叛徒不是在受酷刑期間,往往是在受刑之前。敵人會先讓你看殘暴的刑具,看人受刑的慘狀,甚至讓你陪同他人被假槍斃,就是讓你產生恐懼,打掉你心中的信仰,這時你就可能叛黨投敵。其實,當你真的被酷刑折磨時,昏死過去就沒事了;而且醒后反而會更恨敵人而絕不投降,這樣就活下去了,活著就有勝利的希望!”何妨同志后來不幸被捕坐牢,當時還懷著身孕,就是用這種方法戰勝恐懼守住黨的秘密的。

    1946年轉到重慶做地下工作時,何妨同志再次要求入黨,但因“陳昌特工組”直屬中央首長的單線領導,不能與地方黨組織發生“橫的關系”,陳昌同志這時又與中央軍委只有工作關系、無黨的關系,所以她根本無法入黨。特由張黎群同志批準,跟隨陳昌同志到川東一帶開展地下工作。

    1949年重慶解放后,何妨同志在重慶市公安局任“精字20號小組”的特工,以“老板娘”等身份,和陳昌同志一起為破獲蔣介石潛伏在重慶的敵特組織和匪特,一舉消滅蔣匪地下武裝“中國平民革命黨”和“中國反共救國軍”作出重要貢獻,獲得重慶市公安局領導好評。

    歷盡坎坷、初心不改

    1952年,因受丈夫陳昌同志冤案的株連,何妨同志被重慶市公安局無辜除名。失去工作的她,身懷即將分娩的孩子,只好去給人家洗衣服,還讓大女兒陳世英到街上撿破爛,才勉強為生。但孩子出生不久后就患病故去。禍不單行,她的父親也病故了,何妨同志甚至無錢回老家為父親奔喪。

何妨同志通過護士集訓班的畢業照,攝于四川重慶,1953年

    1953年,何妨同志以歸國華僑的身份參加了3個月的“護士集訓班”。從此,開始在共和國的白衣戰線上默默地工作。1960年,其夫陳昌同志含冤去世。謝世前陳昌叮囑何妨:“我的‘問題’一定能搞清楚!我走后你不要埋怨黨,你年輕漂亮最好改嫁吧,但一定要把我們的孩子養大,把他們培養成黨和國家的有用之才!”

陳偉光和外婆何黃氏留下的唯一全家福

    何妨同志始終堅信自己的丈夫是真正的共產黨人,一直為丈夫伸冤奔波了22年。她始終堅守著自己的愛情,絕不改嫁,克服各種困難,獨自撫養大三個孩子(陳世英、陳偉光、陳龍獅)。“文革”期間,何妨被關進“牛棚”,無人看管的兩個兒子悄悄到大渡河邊玩耍,二兒子陳偉光不幸淹死在大渡河里。何妨一夜間滿頭黑發變成花白,這時她才44歲!

何妨同志率領孩孫們參加“陳昌同志骨灰盒覆蓋黨旗儀式”,攝于四川樂山,1981年

    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后,隨著陳昌同志的平反昭雪,何妨同志也平反了。此時,何妨同志已到退休年齡,但她依然要求在工作第一線的門診部大廳義務為患者服務,獲得許多患者的好評。晚年的何妨同志常用奧斯特洛夫斯基的話鼓勵自己:“命運曾經要摧毀我,使我掉隊。但是,我說絕不投降,繼續前進,必須得勝。正因為我周圍有黨給予我溫暖的撫愛,我正興高采烈地迎接生活---迎接這重新歸隊的生活。所以,我愿意把我的一切、甚至生命都獻給黨,只要我活著一天,我就要為黨、為人民工作一天。”

    1983年,何妨同志看到小兒子陳龍獅攻讀“刊授黨校”。一直期盼入黨的她,渴望上黨校,提升自己的理論水平。她說:“我雖然不能在組織上入黨,但我可以實現‘理論上入黨’”。60花甲的她報名參加了黨校的函授學習。這一年的國慶節時,她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完成了追求一生的組織上入黨的夙愿。何妨同志曾說;這是她最幸福的一年!

    何妨同志14歲參加革命,19歲成為“陳昌特工組”成員,解放后蒙冤30載,從37歲起寡居近50年。她和陳昌共生育了五個孩子,但為革命事業失去了三位骨肉,60花甲光榮加入中國共產黨。她始終堅持共產黨人的本色,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歷經坎坷從無怨言。她經常教育子女說:“解放前,我和你們的父親是提著腦袋鬧革命的。我們是蒙受了不少委屈,也讓你們受到了株連,吃了不少苦,我和你爸爸對不起你們。但是,這些苦難與犧牲的老戰友相比又算得了什么?!我們中國革命是跨越式發展,由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進入社會主義,難免要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我們革命者不去解決、不去承擔這些問題帶來的痛苦,誰去解決、誰去承擔?!”

陳昌和何妨二位忠誠的老黨員的骨灰盒上雙雙覆蓋中國共產黨黨旗,二老長眠在黨的懷抱里繼續她倆革命愛情

兒媳劉若琴、孫女陳彥宏為陳昌何妨刻墓碑

2009年7月1日陰陽相隔50年的陳昌和何妨,這對患難革命伉儷終于團聚在九泉之下

陳昌何妨合葬前與兒子陳龍獅女兒陳世英的最后一張合照

|<< << < 1 2 > >> >>|

(責任編輯:cmsnews2007)
·上一篇:特稿:浙江省新四軍歷史研究會召開第八屆會員代表大會(組圖)
·下一篇:特稿:黨徽(紀念七.一)
·特稿:“祖國在心中,詩歌再出發”——中國蕭軍研究會主辦“新國風第十八屆詩人節”系列
·特稿:“祖國在心中,詩歌再出發”——中國蕭軍研究會主辦“新國風第十八屆詩人節”系列
·特稿:古延賢考察陸河縣緬懷革命先烈(組圖)
·特稿:黨徽(紀念七.一)
·特稿:浙江省新四軍歷史研究會召開第八屆會員代表大會(組圖)
·特稿:姚劇現代戲《童小姐的戰場》走進浙江藝術職業學校(組圖)
·特稿:不看不知道,原來是這樣打土豪籌款(組圖)
·特稿:賀龍在咸豐的革命足跡(組圖)
·特稿:青山夕照紅——老紅軍陳春林的家鄉情(圖)
·特稿:巧斷女童溺死案——《彭湃的傳說》之三
中國紅色旅游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中紅網”或“特稿”或帶有中紅網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頻視頻稿件,版權均屬中紅網所有,允許他人轉載。但轉載單位或個人應當在正確范圍內使用,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中紅網”和作者,否則,中紅網將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
2、本網其他來源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此類稿件不代表本網觀點。
3、任何單位或個人認為本網站或本網站鏈接內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權益,應該及時向本網站書面反饋,并提供身份證明,權屬證明及詳細侵權情況證明,本網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將會盡快移除被控侵權的內容或鏈接。
4、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來信:[email protected]
特稿:“祖國在心中,詩歌再出發”——中國蕭軍研究會
劉輝、文軍:“祖國在心中,詩歌再出發”——中國蕭軍
特稿:“祖國在心中,詩歌再出發”——中國蕭軍研究會
古延賢考察陸河縣緬懷革命先烈(組圖)
陸河縣廣播電視臺:古延賢考察陸河縣緬懷革命先烈(
特稿:古延賢考察陸河縣緬懷革命先烈(組圖)
陳永樂:黨徽(紀念七.一)
特稿:黨徽(紀念七.一)
錢均鵬:緬懷紅色女特工何妨,永做革命的一木一石(
特稿:緬懷紅色女特工何妨,永做革命的一木一石(組
特稿:2015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懷念
特稿:圖說誰參加了葉選寧的遺體告別(組圖)
特稿:痛悼李昭 懷念耀邦——李昭同志遺體告別儀式
特稿:深切懷念李昭同志 齊心同志送來花圈(組圖)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會在北京八寶山舉行(
特稿:最后一位開國中將王秉璋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
特稿:老一輩革命家譚震林同志長子譚淮遠病逝
特稿:2016年“9·9”深情緬懷毛主席(組圖)
特稿:粟裕大將夫人楚青遺體送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情滿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團首次來到
特稿:開國中將陳先瑞夫人王彥同志在京逝世(組圖
特稿:賀曉明、林炎志等晉綏革命后代赴興縣迎17名
特稿:毛澤東親屬赴朝鮮祭奠志愿軍烈士(組圖)
特稿:毛主席機要秘書謝靜宜在京病逝(組圖)
特稿:高波同志遺體告別儀式在京舉行(組圖)
特稿:湖北紅安舉行開國上將王建安誕辰110周年紀念
特稿:季振同黃中岳冤案始末(組圖)
特稿:紅西路軍后代2017年新春團拜會(組圖)
特稿:《共和國將帥肖像油畫集》及畫像贈送儀式在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版權聲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紅網—紅色旅游網 版權所有
冀ICP備0500340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5850
招财熊猫彩金